石庄镇石北社区 许宁:失而复得的一分六厘地
分类:职场社交 热度:

一早,16组的陈某就找到了我。“书记,我有个事情要向你反映。”我递上一杯茶,陈某的话匣子打开了。

原来,陈某恒久在外跑船,家中老宅在1998年因乡村计划调整而被拆除,本应赔偿给他的一分六厘承包地,被其时到场分田的生产队会计孔某侵占了。由于时间跨度长达10多年,这块地又几易其主,待陈某回家时,这块一分六厘的承包地上已盖起了屋子。为此,陈某多次找村干部讨要说法,其中一次还因情绪激动失手打伤了村干部,不光承包地的事没能解决,还赔上了几万元的医药费。话到伤心处,这个七尺男人竟有些哽咽。“许书记,我也知道一分六厘地种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我前前后后为这点事都跑了好几年了,就是咽不下这口吻。”

“老陈啊,你适才说的情形我都记下了。你先给我几天时间找村干部和其时到场分田的村民代表相识一下情形,然后开会形成统一意见再回复你。你放心,只要是掩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我一定全力支持你。”说完,我从包里拿出一张印好的为农服务卡递给他,上面印着我的手机号码。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里,我找到并村之前的村干部、村民代表相识整个事情的前后经由,又到镇上的农经服务中央查阅昔时分田的底册,陈某反映的情形基本属实。在社区两委集会上,我们决议将两家人请到一起举行调整。谁知孔某自知理亏,避而不谈。我和村干部上门找他,他也千般狡辩,拒不接受调整。村里的干部无奈地说:“许书记啊,他不愿交出这一分六厘地,咱们能怎么办呢?”

面临难题,我又询问了孔某家里的职员组成情形,想通过其家人做做他的头脑事情。可当我们找到孔某的儿子时,他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事我不清晰,你们照旧问我爸去吧。”事情的生长陷入僵局,陈某天天打我的电话,三天两头往村里跑,我看在眼里,更急在心头。但群众利益无小事,我下刻意一定要帮他解决这个难题。

在镇上开会时,我咨询司法所的同志,他们说镇上有免费的执法援助。我便告诉陈某:“要掩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就要拿起执法武器,他不愿交地,你可以去法院提起诉讼,申请强制执行。”陈某疑惑地看着我:“为这点事情,还要打讼事啊?”“那固然啊,这事你不用费心,我来帮你找状师。”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方面资助陈某整理诉讼的相关资料,开车带着他到镇司法所、石庄法庭和状师事务所咨询诉讼相关事宜,在基本确认可以打赢讼事的情形下,根据流程提起诉讼。另一方面,我又让其他的村干部旁敲侧击,在孔某眼前有意无意提起陈某要打讼事的话题。终于,孔某坐不住了,自动要求村干部资助调整,赞成从自家的承包地中送还陈某一分六厘地。

事后,陈某跑来对我说:“许书记,真没想到,这么多年都没解决的问题在你手上调整好了。”看着他紧锁的眉头总算舒睁开来,我也欣慰地笑了:“这样不是更好吗?既顾及了他的颜面,又帮你解决了现实问题,万事和为贵嘛。”

石庄镇石北社区 许宁:失而复得的一分六厘地
上一篇:运管全面启动水路运输企业核查工作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